亿万先生先
科技新闻案例
如何应对反腐假新闻

  近期,昆明现“亿元长”、刘铁男涉案24亿元、谷俊山涉案200亿元等反腐报道陆续被,接踵而来的武长顺涉案74亿元这一消息由此被打上了问号。纵观亦真亦假的反腐报道,尤其是直接与案件审判相关的涉案金额报道,如果不能及时,最终挫伤的是机关公信力,影响对司法的认同感。依法反腐的同时,网络、规范报道成为宣传部门、机关等多部门理应共同面对的重要任务。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通过梳理上述案例的反响,解析舆情成因,探讨应对策略,希望对有关部门有所助益。

  3月27日14时14分,财新网发布报道《昆明曝“小官大腐”》,援引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在职人士消息,称官渡区局长韩玉彪因涉嫌重大职务犯罪,被昆明市检察院查办。27日上午,昆明市相关人士上述信息,但强调昆明市检察院、昆明市尚未正式通报相关案情。该报道还称,“多位消息人士表示,办案人员从韩玉彪住宅中搜出超过1亿元的现金。”对此,昆明市检察院新闻发言人丹表示,韩玉彪涉嫌职务犯罪一案仍在侦办中,“目前,检察院不会证伪或此案的任何传言”。27日当天,该报道被多家网站转载91次,“长家中搜出亿元现金”这一标题促使舆情热度骤然攀升。

  3月27日18时许,昆明市检察院通过官网以“新闻通稿”为标题发布案情通报,称韩玉彪因涉嫌受贿犯罪,于今年2月12日被依法;网传在其家中出1亿元现金与事实不符;目前初步查证的涉嫌受贿金额为400余万元。通报还称,“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犯罪事实及金额待案件侦查终结后,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将会适时向及社会公布。”该通报发布后,人民网、法制网等网站迅速予以转载,均以回应作为报道此案的主要依据。当晚,相关报道被113家转载,舆情走势逐渐平稳。相关新闻跟帖中,不少网友呼吁“不信谣、不传谣”,并表示“故意以传言、内部消息、知情人为噱头搬弄、的,机关必须”。

  4月1日上午,财经网报道称,工会网今年1月5日发布一则通知,其附件内容显示,刘铁男及其家人涉嫌仅存款和各种有价证券就折合人民币24亿余元。报道称,这一附件由省总工会机关党委纪检组转发“供大家下载学习”,来源是“省总”党风廉政建设大会上省检察院一名检察官的授课稿,稿名为《畏法慎行,预防职务犯罪》。据报道,除刘铁男案相关贪腐信息外,该授课稿还显示,国家能源局煤炭原副司长魏鹏远涉案金额和房产达3.3亿元,是全国检察机关建国以来查获的涉案现金最多的案件;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涉及贪腐被调查两年之久,涉案金额200多个亿。当天,该报道被转载110次,其中99家网站以“刘铁男及家人案涉24亿 谷俊山涉案200亿”作为标题。

  当天下午,省检察院通过官网称:该检察官到省总工会授课系个人行为,相关资料为其自行从网上搜集整理,未经单位审核,有关具体情况正在进一步核查处理中。然而,部分网友并不买账,有网友质疑“刘铁男涉贪24亿,起诉3558万仅一个零头,最高人民检察院不会不知道吧”,还有网友称“从古至今抄都是个肥差”。当然,也有网友授课检察官,称“这是不负责任地为哗众取宠故意故事情节”。

  4月2日,《青年报》报道称,该授课稿的所有者为省检察院人民监督员办公室负责人、职务犯罪预防处副处长、高级检察官韩小宁,但其本人未就此事作出回应。刘铁男律师李法宝则介绍称,刘铁男绝大多数贿金通过其子刘德成收受,非法收受财物数额为法院最后认定的3500余万元,案发后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并强调“24亿的说法没有任何依据”。

  4月2日,财新网报道称,天津市原局长武长顺的贪腐案情于3月26日在天津系统中通报。报道称,多名当地界人士透露,武长顺案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其中个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1亿多元,收受礼金33万元,违反财经纪律涉及金额15亿元,其中4亿元为违规发放。据报道,通报还涉及武长顺的私生活,称其,生活糜烂,长期与多名女性通奸,其中4名系统的女性为其生育私生子。此外,通报中披露,中央总习在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说:“(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后还这么疯狂,前所未闻。”中央局委员、中央委孟建柱也在委系统的会议上表示,“武长顺白天当长,晚上当董事长。”当天,财新网该报道被转载95次,“武长顺涉案金额74亿”成关注焦点,甚至有商业门户网站采用“武长顺涉案74亿,中国直逼百亿大关?”等标题。

  截至4月7日10时,百度搜索相关新闻报道量高达965次,尚未对此作出回应。与此同时,《“津门第一虎”的贪腐乱象当深思》、《拿什么亿元时代?》、《官员总想着“兼职”就离出事不远了》等多篇评论被广泛转载。在网友评论中,有网友“又一巨贪落网”,也有网友调侃“不会又被吧”,还有网友称“24亿,74亿,200亿……这‘公司’的业绩怎么样?”

  以来,反腐成为场最热关键词之一,被绳之以法受到广泛称赞。与此同时,落马官员的级别不断刷新认知,查处的涉案金额从80年代的数千元、数万元上升至现在的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无不说明当前反腐力度之大、范围之广。这也导致对反腐的心理期待不断提高,多少套房、多少名、多少涉案金额等具体数据成为衡量反腐力度的标准,成为各大争相报道的焦点。据《青年报》报道,后落马的省部级官员中,有13人的案件已经审理,其中涉案金额最高的是刘志军,共计6460余万元。在这一背景下,接连的“亿元”可谓反腐“新突破”,无数网友倍感,不问线亿,给全世界每个人发一块钱还能发三次”,再集中火力判死刑来宣泄心中的愤慨。

  此次“亿元”报道中,刘铁男涉案金额高达24亿元这一消息热度最高,网友纷纷调侃法院认定的3558万余元缩水到1.5%,进而导致少数网友质疑当前反腐是“性反腐”、“选择性反腐”、“运动式反腐”。无论是案、刘志军案、张曙光案还是刘铁男案,坊间一直有受贿金额缩水的传言,未有或证伪。加之港媒、外媒等报道也对涉案金额关注较多,一些猜测性报道常被信以。此次检察官称刘铁男涉案金额为24亿元,就有网友质疑“难道是把《商报》所称2.4亿元抹去了小数点?”由此可见,当声音缺位时,网络传言只会愈演愈烈,令甚至检察官都对法院审判置若罔闻。

  分析上述案例发现,报道的消息来源各种各样:系统在职人士、内部知情人士、检察官授课课件……部分报道甚至未经求证、核实便匆匆冠以“独家报道”的噱头迅速发布;更多求快至上的则继续以转载的形式对这些来自“权威”的消息进行扩散,直至出面。《中国青年报》评论将这种现象概括为“聋子听哑巴说瞎子看到鬼了”的闹剧,称“就这样被不负责任的渠道洗白了”。此外,系统内部通报的涉案金额也被指与法院认定存在差异。以刘铁男案为例,发改委内部通报称其本人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及收受礼品,涉及金额超过1.4亿元。对此,网友表示“这一数字与法院的判决也对不上”。有鉴于此,对武长顺涉案金额达74亿元这一天津系统内部通报的消息也持半信半疑的态度。然而,尽管消息难辨,各家、网站却从不吝惜笔墨,连篇累牍进行转载报道,导致舆情持续发酵。

  众所周知,官员贪腐案件处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耗时长则三四年,短则一年半载。这个过程中,从接受组织调查到移送司法机关,再到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直到法院开庭审理和宣判,一系列必经程序分别由纪委、检察机关、法院等多个部门负责,可能存在权责盲区,导致无人回应网络传言和不实报道。以武长顺案为例,其2014年7月因涉嫌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目前案件尚未移送司法机关。对于报道的74亿涉案金额,若纪委回应可能不具备法律效力的质疑,若尚未接手案件侦办工作的检察机关作出回应则略显越俎代庖。这或许正是导致不实报道和网络传言“没人管”的重要原因。

亿万先生先,亿万先生先官网,亿万先生先平台